彼岸蝶

Do good and help the world (复联众穿越)(十六)

复联一群人穿越到了一个奴隶制末期的世界并帮忙推翻奴隶制的故事,正剧向,长篇(?)

穿越,接队三

全员向

文笔废,文风不稳,深受各种东西影响,充满套路自娱自乐,发上来纯粹督促自己写完……

欢迎并感谢观看和评论

  • Crossing the world line

(十六)(2)

Natasha

“穿越?”他们盯着告示“你穿越了?”

“是的,我并不是你们认识的那个Natasha。”她用手势制止了想要说些什么的Claude,“简单来说,你们需要‘她的背叛’——无论她背叛与否,你们需要让他们认为,她所拥有的这条消息会被你们弃用。”

Claude的脸色一下变了,这正是他的任务,让贵族明白——我们不会再走那条路。他将枪口对准她的胸口,即使她一点也没有受威胁的感觉,她穿越了,就意味着她的立场不明还有……对现状完全无知才对,按说穿越者不会有原来那个人的记忆,而且她说出来的事实原先的Natasha也完全不知情……她知道了,那么Malicks知道了吗?她会站在我们这边吗?

 

“本来你们打算让他们知道的只有假情报,但很遗憾,这个真的也被他们知道了”无论是因为“我”不小心被抓或者在这之前就已经泄露,“我”的作用只是确认。

“但你们没有其他选择”地点非此即彼还有……火药的运输和他们的资力。假设他们有能力在泄露的之外做出选择,这个方法就显得没必要且不确定。那个爆破可以让贵族相信附近存放着炸药,如果那个假消息是在这附近设置一个埋伏点,那么爆破就能起到佐证的作用……三个问题同时存在的可能性很大。Marlicks家是否是特意走这条路的呢,还是在得知他们走这后制定的计划……但无论哪种,Natasha想,他们的目的都是一样的——如何确保自己的胜利。

虽说那封信是真是假根本没有关系,但Claude又把它捡回来了证明了它是假的,需要其他手段确认“她”的背叛

“贵族持有的武器是长枪,而你们携带火枪,伤口的不同可以很好的判断‘我’是被哪方干掉的,只要贵族后来来检查一下就能发现‘我’已经不被你们信任,加上炸药的存放地点就在附近的这条‘佐证’”她停顿了一下,说,“你们假装要埋炸药伏击的地点在这附近对吗?”

“砰”

子弹打在土地上激起一片尘埃,Claude确信他是对准了坐在地上的她的,而现在,Natasha站在他面前,手轻轻推开他的枪“Relax, boys”带着淡淡微笑的嘴唇滑出慵懒的语调“现在这么做对你可没有一点好处。”在还没确认对方的虚实就赶着除掉不可控因素可不是什么好做法

“我穿越是今天早上的事,而我说的那些也才刚刚推测出来”Claude似乎想说些什么但被Natasha的手势压下去了,她拿出她的手环,砸在地上,“我可不会去帮助一个这么对待人的势力”奴隶是不应该存在的,那些能力者、武器……可真是个恶心的世界,她想,那就让我来帮帮这群愣头青吧

 

“她刚说的那些是真的吗?”他们从不知道有这样一个计划,但她说的那些又听上去那么合理,他们看着Claude艰难地点了头……

有人丢下了手中的枪,他以为他是来救他们的同伴的,他完全没有想过这种阴险的计划会出现在他眼前,难道不是堂堂正正的一决胜负吗?他们也要这样的杀害他们的同伴吗?仿佛她不过是一个达成目标的垫脚石……他们都是吗?他背过身去,因气愤而全身发抖。一人跟了过去,试图安慰他。还有一人犹豫了一下,将枪口对准了Natasha。

她笑了,说:“又不是没有其他方法达成这个目标,太死板可不行”随机应变的能力可是很重要的。

“在刚刚的对话里,你们为什么没有对‘我是被Malicks家抓住的’这一点产生怀疑呢?明明同样是与现场事实不符。”

Claude猛地抬起头“附属骑士”

“是的,他们一开始就没打算和你们打,在你们炸了入口后那两个人就已经准备逃走了”Davvers的匆忙不仅仅是因为害怕啊,附属骑士不知道这个计划试图带我走,是本来就被那一家排除在外了吗……

“既然‘大家都知道Malicks家的那个能力者’,那么他的尸体可以很直接的让你们明白消息泄漏了”当然,最好把他的尸体再处理一下,运气不好被爆破波及才是他的死因,“那个能力者不能看死人的记忆吧?”能力者的存在是意料之外,还是太过草率了吗

那两个“武器”,能力者大多都被贵族控制了吧,加上常备军,那么以贵族的兵力,应该不难做到两边都派足够数量的军队,为什么需要这样玩情报……彰显他们的强大吗,不,直接武力镇压的效果比这大,那么,炫耀他们的聪明吗?如果是对一个他们完全不屑的组织同样也是没有必要的……“不能”Claude用的是肯定句,他们对这个家族熟过头了。这个组织在队员这么不成熟的情况下熟知对手的组成,甚至连级别不高的附属骑士都了解……已经有贵族叛变了呢,Natasha想着,“首领” 和Malicks爵士认识,搞不好是熟识。

“听着,Malicks还轻视你们,自傲的认为他掌握了你们的计划。轻敌是最不可取的,但他们的轻敌就是我们的机会。”没有犹豫,他们都开始听这位强大的穿越者的指示,布置现场,然后离开。他们都期待着这次的胜利,一个不用靠同伴的死来布置的局,当然是最好不过了。

 

两天后,附属骑士的尸体被移动,丢弃在中转站。

————————————————————————————————

我没坑(挣扎orz)

感觉自己代词混乱,天啊


Do good and help the world (复联众穿越)(十六)

复联一群人穿越到了一个奴隶制末期的世界并帮忙推翻奴隶制的故事,正剧向

穿越,接队三

全员向

私设如山,ooc可能,有原创人物出没,还挺多……

文笔废,文风不稳,深受各种东西影响,充满套路自娱自乐,发上来纯粹督促自己写完……

欢迎并感谢观看和评论

  • Crossing the world line

(十六)

Natasha

陷入被信任的同伴背叛的震惊,先前发怒的人丢开信纸将枪口对准了她。

如果不是她穿越了,只要这个人冲动之下杀了她,这个计划就完成了吧……

“所以我拿到的是真的计划喽”她微笑着说,盯着Claude,自信而优雅。

“你还指望我们告诉你个叛徒?!”毕竟这种容易被带动情绪的人也是任务成功的重要一环嘛,她有些无奈地想着

“你们回答我一个问题就行”声音一下沉了下去,所以人都不自觉地停下,等待她的问题,Claude有些把控不住他的情绪了,焦虑开始显现,这可不是面对一个背叛者该有的情绪

“你们印象中的Natasha是什么样的?”包括外貌,她补充道。

在那个附属骑士对她的外貌开始感兴趣的时候就注意到了,虽然这个“穿越”能让他们把她和“她”看成同一个人,但仍然能察觉到一些变化。附属骑士做出要把她“占为己有”这个决定是在见到现在这个Natasha后那么最有可能的就是交换的人外貌并不相同。而作为更加熟悉“她”的人,他们感到的违和感会更重,也就有时间让他们听她讲一些话了。

 

所有人都盯着她,与记忆微妙的偏差让他们都皱着眉头。Claude突然意识到她的气质在那个微笑后完全变了——不再愤怒,即使她被指控背叛;不再颤抖,即使所有人都拿枪指着她……她手上没有一件武器、她还瘫坐在地上,她明明是绝对无法逃走的,为什么她看上去那么的……悠闲?

悠闲?!他被自己想到的形容吓到了,她刚刚说了什么?为什么她知道那个地点是真的?附属骑士被杀了?他带的武器呢?她怎么做到的?

惊惶的目光正对上她带着微笑的凝视

为什么……她像是掌握了一切?

 

“你……是谁……”惊恐让Claude犯了错,本来诱导出来的愤怒已经被打断,这句不大声的嘟哝让所有人的注重点偏移了,调动情绪可是需要一气呵成的啊

“Claude你的计划已经很不错了”Natasha起身,迷惑和些许的好奇占了上风,没人阻止她的动作“语言诱导他们得出‘是我主动背叛’”她加重了主动一词的发音,“加上‘权威’的证实”那封早就准备好的信。

“在你得知‘我’是被Malicks家抓住的时候起,‘我’是否说出早就没有意义了”她走向倒了的旗帜,没人阻拦,他们有些不知道怎么办了。确实,他们都知道,只要被Malicks家抓住,消息泄漏是必然的,那他们为什么还来这救她呢?

“而显然,他们不想让你们知道这件事”她重新举起那个“Ausonius”家的旗帜,“你们以为是Ausonius抓住了我,才会来救我”是啊,这就是他们当时Claude听到的消息啊

“出发前告诉你了的话,你们根本就不用来吧”

他们疑惑地看向Claude,出发前告诉他的,他刚才确实是这么说的,那他们试图保护的情报不是早就被知道了吗?“还有那封信,”Natasha补充道,“你又是什么时候拿到的?”

Claude捏着从地上捡起的信纸,这封信不能留在原地,因为这是假的,首领提醒过他的。他本想走的时候丢进火里,现在怎么办,她已经猜到了,Malicks也知道了吗?

但他需要稍等会才能继续想这个问题,这个领队是昨天才到他们驻地的,却不停的在说谎,还诱导他们相信他们的同伴背叛了,他想干什么?“你不会是那群贵族的间谍吧?”有人担心起来,她就是因为内奸被抓的啊

“这是首领的安排!”Claude没有理他们,他只是紧紧盯着她,“你们为什么不问问她是谁?”他的任务已经失败了,但他必须知道贵族究竟知道了多少,他知道这个驻地没人经过正式训练,她不可能是他们原先认识的人,但为什么他们没看出来?

Natasha勾起唇角,这是个好问题,转移了他们落在他身上的注意力,虽然他大概是基于自己不是叛徒的自知,但,如果他是间谍这个行动也得不到任何好处啊……那么容易怀疑他人背叛应该不仅仅是他们易受诱导的问题……

原来如此

她笑了,信息都到手了也就没必要玩他们了。

她拿出那封告示,说:“我想你们对这个情况应该比我熟悉”

------------------------------------------

感觉把自己绕进去了orz


Do good and help the world (复联众穿越)(十五)

复联一群人穿越到了一个奴隶制末期的世界并帮忙推翻奴隶制的故事,正剧向,长篇(?)

穿越,接队三

全员向

私设如山,ooc可能,有原创人物出没,还挺多……

文笔废,文风不稳,深受各种东西影响,充满套路自娱自乐,发上来纯粹督促自己写完……

欢迎并感谢观看和评论

  • Crossing the world line 

(十五)

Steve

入夜,那群卫兵走后再没有人经过这片树林,夜晚温度开始降低,那名青年身上的衣物实在难以御寒,Steve找了个隐蔽的地方,燃起了柴火。

那人醒来,发现身上披着的是Captain Rogers的外套时整个人颤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将它拿下了。Steve奇怪的看着他趴在地上,双手托着外套。那人说:“这不是我们这些玩物可以触碰的……”Steve看着他吃惊的说:“你是人!”那人并没有改变他的姿势,依旧惶恐的说:“不敢……我们只是您的玩具。”吃惊转化成了愤怒,如果说其它阶级对奴隶的压迫和物化是这个社会制度带来的必然的话,那到底要发展到什么地步,才能让他们自己也视自己为物品?

“Look,”Steve开口道“我应该是穿越了。”对方听到这个词时动了一下,看来那些强盗说的是事实,“我不知道这个世界是怎样的制度,而且我也不在乎!”无论是哪个世界,无论在哪,没有人应该被奴役,没有人的权利可以被剥夺,“你不是什么玩具!你和我一样,是人!”压低的声线具有不可辩驳的震慑力,青年诧异的抬头看他,像是听到了什么非常不可思议的言论。

Steve叹了口气,问“那个手环,我可以打开它吗?”

青年犹豫的指向挂在Steve腰间的一个钥匙,他迅速取下钥匙,解开了手环。

青年怔怔的看着自己的手腕,似乎难以相信。

Steve向他伸出手“能告诉我一些这个世界的情况吗?呃……”

于是自称Burgess的青年向他讲述了他所知的这个世界。并没有与他握手。

如Steve所想,这个世界处于奴隶制。阶级简单的说分为贵族、平民、奴隶,奴隶里还分成玩具、工具和武器三类。Steve对此很是惊讶,物化的程度比他想象的还深,恐怕他们一直以来接受的世界观就完全不同,而且……武器,winter solider 的影像在脑海里闪现,他不禁握紧了拳头。

“穿越者又是什么?在你们这很多吗?”Steve问道,Burgess表示具体情况并不清楚,但有时会有人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不认识周围的人,不知道自己在哪,国王说穿越者会带来灾难,要将他们控制起来直到他们离去。“离去?”“是的,据说短的三四天,长的三五年,他们都会离开。”Steve松了口气继续问:“带来灾难是真的吗?”“不知道,但听说这个手环的技术就是由穿越者带来的”

Steve思考了一会,他没有学过关于穿越世界的知识,他接触的鲜少的相关信息甚至是Sam推荐他的科幻电影。那些平行世界之类的事也始终被他视为假设,但现在事实就摆在这,他只能接受,不过万幸的是他不用担心回不去。

在把众人从raft prison中救出来时他就明白他们接下来不可能像先前那样光明正大的出任务,他本想在暗中帮助Tony他们,或者在他们被Accord限制行动时做些什么。但他现在一个人到了这么个别的世界……他知道他的朋友们都是值得信赖的,他们都清楚的知道他们和自己一样的初衷——保护

那么,既然他到了这里,成了这个世界的“Steve Rogers”,那他就应该做些什么。

Just do good and help the world.

 

“原来的Captain Rogers,你知道他的家在哪,他是做什么的吗?”

Burgess点了点头,问:“您是打算……”

Steve笑着说:“你说我有钥匙能打开他们的手环对吧?”这人的家里恐怕有数量不少的奴隶。

这个世界需要改变。

又对Burgess说“你已经自由了,接下来想去哪都行,不过你得先把方向告诉我。”毕竟这是个完全陌生的世界,他完全不认路啊。

Burgess低头捡起手环,说:“我带您去!”然后有些犹豫的说“这是我的选择……对吗?”似乎还在思考着什么。

Steve笑了笑,再次向他伸出手,这次Burgess犹豫了一下,握住了。


——————————————————————————————

感觉由于我的设定,这是个独立的世界,复联总会回去,他们会改变许多,但终归不是这个世界的人。那么那个世界在他们的带领下和他们走后的变化、进展……需要有人,那些属于那个世界的人,去见证实施。原创人物真挺多的……希望大家别太排斥啊 。

其实我是希望有人能喜欢这些原创啦,名字随意安的,已经换了两三个了,大概定了吧……嗯……大概


Do good and help the world (复联众穿越)(十四)

复联一群人穿越到了一个奴隶制末期的世界并帮忙推翻奴隶制的故事,正剧向,长篇(?)

穿越,接队三

全员向

私设如山,ooc可能,有原创人物出没,还挺多……

文笔废,文风不稳,深受各种东西影响,充满套路自娱自乐,发上来纯粹督促自己写完……

欢迎并感谢观看和评论

  • Crossing the world line 

(十四)

Tony

马车重新启动,Tony坐在马车里思考着,那人就是Jarvis没错,或者说他的意识是Jarvis没错。大概是因为已经有一部分数据上传到再生摇篮里了,Jarvis的数据并不完整,对他自己原先能做什么,怎么做的都还不是很明确,从上马车这点看,他之前似乎并不适应人体?当然,他的学习能力还是一如既往的强,那么,是不是可以试着让他进一步产生意识呢?毕竟他现在使用的是人脑而不是计算机,AI如何适应人体?挺有意思的课题嘛。

不过这个身体本来的能力也还不是很明确,从Jarvis能展开操作平台,而那群小丑只认为他能帮助瞄准来讲应该是和使用者本人有关,还有那本书的来源……等等,Jarvis作为AI的能力大多是通过联网进行的,而这里并没有网络!那本书是哪来的?从那人的记忆吗?可是那样不能解释他知道这个Stark侯爵的常用归宅路线……如果,他的能力非但没有被联网限制,反而增强了呢?读取书籍等非数字化的信息?

“well,buddy,这可真是有趣啊。”

一直听着Tony自言自语分析着的Jarvis回了一句“It’s my pleasure, Sir.”

 

另一方面,在Jarvis的能力帮助下,他对这个世界有了基本的印象,人们已经知道穿越者的存在,穿越的规律和长短也没人做过整理,但会自动恢复。

不过也不知道之前穿越的都是什么时代的人,竟然没有人出来抗议这个显然不合理的制度,甚至还帮忙制造那个手环……为什么是穿越者造的?哦,他可不相信一群处于原始时期的人能有设计那个手环的头脑。

是的,这里的科技水平可是还可悲的停留在了原始时期,不要说电了,连蒸汽机都没造出来!那手环他也没办法直接着手分析,他只能从头开始建造东西,分析机什么的,毕竟化学可不是他的专业。

马车还在慢慢悠悠的行驶着。Tony开始觉得无聊了,什么都不干光想可不是他的风格。Jarvis也许察觉到了他的无所事事,开始询问当他到这后,那边都发生了什么。

Tony愣了一会儿,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那之后的事,Ultron,Sokovia、Vision、the accord 、avengers、他的父母……

啧,真是够乱的……

 

那边怎样了?他突然想到,他不在那边也不知道是不是件好事,至少不会有人说他往谁身上扔了一栋楼……撇了撇嘴,谁穿上Mark都可以是钢铁侠,不是吗?他们才不在意盔甲里头是谁呢,而且Rhodey和Vision都还在那呢,如果他俩撑不住了,Cap那群也会帮忙的,那么多人护着呢,犯不着自己在这瞎操心。

“Nothing, as usual.”他这么对Jarvis说道                         

在这里他能做到的事可是独一无二的,而且再怎么说他也必须待一段时间,从头制造东西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就像underoos说的嘛,他告诉自己,“如果你有了这份能力,却不作为,之后发生的坏事,就是你的(If you can do the things that I can,but you don’t, and then the bad things happen, they happen because of you. )”他已经知道这里在发生什么了,他做不到一走了之。

对方没有再说什么,他会察觉到Tony的隐瞒吗?

过了许久,Tony听见他说“Sir,我们将要进入Iron城的范围了。请您不要出声。 ”Tony耸耸肩,把车窗上的帘子放下。这种公关还是放心的交给Jar吧。

马车外传来Jarvis和士兵交谈的声音,显然他们已经进入Iron城的范围了,士兵例行问了几句话便将两人放了进去。Tony再次掀起掩在小窗上的帘子向外望去,巨大的矿山占了大部分的视野。

“以铁矿著名的城市啊……”Tony想着,露出了一个微笑“这不是很合适嘛。”

 

看看我能不能在世界线自我修复前搞个天翻地覆吧


——————————————————————————————

……觉得我并没有写出Tony的纠结……怎么说,他会因为发现什么新事物而期待探索(指的就是Jarvis的能力),也必然会感到他有责任去帮助那些奴隶。以及我不是很同意蜘蛛侠的那个观点,但我想Tony是很认同的,他觉得自己看到了那一切的发生,自己又能做什么的话,他就不能不管,但谁受得了把每一件坏事发生的责任往自己身上揽?所以越到后面Tony对自己越不自信……他对钢铁侠的态度应该也不再是钢铁侠1里那个自豪的“I’m Iron man”了吧。以上个人观点,还是希望有人能一起讨论讨论……

对蜘蛛侠不是很了解,小蜘蛛……他大概只是打个酱油……

说到底那个协定到底是什么内容谁也不知道……我只是按照自己的猜想来写……


Do good and help the world (复联众穿越)(十三)

复联一群人穿越到了一个奴隶制末期的世界并帮忙推翻奴隶制的故事,正剧向,长篇(?)

穿越,接队三

全员向

私设如山,ooc可能,有原创人物出没,还挺多……

文笔废,文风不稳,深受各种东西影响,充满套路自娱自乐,发上来纯粹督促自己写完……

欢迎并感谢观看和评论

  • Crossing the world line 


(十三)

Clint                                                              

Clint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帐篷里,周围挂着一些已经褪色的手工毯。似乎是个很多人住的地方,起身发现手边有一把古早的手工弓箭,很简朴但手感不错。

习惯性的拿上弓走了出去,阳光穿过树林洒下来,对面有一个巨大的笼子,他站在那与笼中的大象面面相觑,不远处传来轻快的音乐……马戏团?我这是在做梦吗?Clint想。这时一个人冲他喊“快醒醒,别睡了!”招呼他过去。

那里放着一个靶子,似乎是让他去练习。

Clint打了个哈欠,心说我也想赶快醒来啊。活动一下手腕,却发现手上有一个固定得死死的手环,刚想去扯就被旁人“有人要自杀啦”的喊声吓到,当意识到所谓要自杀的人是自己后,他看了一眼似乎与自己性命相关的手环,想着他是不是再去睡一觉比较好。

在莫名其妙的训练告一段落后他就被团长找过去了,说了一大通大概是要珍惜性命的话,“你刚刚成为玩具嘛,心理落差肯定会有的”这句话让他十分在意。马戏团里有不少戴着这种手环的人,固定在手腕上,花纹大概能分成三类。他们的待遇比那些没戴的人差多了,即使他们干活比那些人多,却完全没有人提出异议。

他避开人在帐篷外四处晃悠,装作随意的四处翻看,意外的找到了一张告示——穿越者。

穿越者将会带来灾难,如有检举者将满足其任何愿望,还用图示展示了穿越者的特征。

“看来我不是在做梦啊……”看完告示的Clint想

告示多半是真的,毕竟自己就完全符合告示上的描述,但他可不想在完全未知的情况下被人送到监狱去。将告示扯下收好,若无其事的回到那个帐篷里。里头已经挤满了人。

第二天,他还是在那个帐篷里醒来,果然还是不能期待自动回去啊……他观察着四周,这个帐篷里住的全都是戴手环的人,而没戴的大多三人一顶,团长则拥有整个帐篷。

他问另一个戴手环的人,为什么他们之间的待遇差那么大?那人只是麻木的指着手环,什么都没说。

Clint展现的百步穿杨的技术让团长很是满意,至少暂时不用担心会出什么岔子了,他想,先在这个流动的马戏团里收集着情报,看看情况再说吧。

晚上,已经喝得微醺的团长高声讲着他的事迹,讲述他是怎样讨价还价把那个摇钱树买下来的。讲到之前的他被灌了麻药换了个手环让他降价时,他们都哄笑着,一点也不在乎他是不是听得见。Clint坐在远处,听着他们的说笑,他们的不防备让Clint了解到了许多信息。

奴隶啊……Clint伸手弹了一下那个手环,钥匙的位置已经摸清楚了,到了人多的地方把所有手环都拆了逃出去吧。希望能找到人告诉他要怎么回去啊……

Clint回头看着那群没有篝火只好抱团取暖的人,他们没有考虑过和他们所谓的“人”平起平坐,只要戴上这个,就认命的成为奴隶吗?……一个奴隶制国家啊……Clint想,

真是不让人清闲啊……

————————————————————————————————

和寡姐相比Clint真的是太悠闲了啊……


Do good and help the world (复联众穿越)(十二)

复联一群人穿越到了一个奴隶制末期的世界并帮忙推翻奴隶制的故事,正剧向,长篇(?)

穿越,接队三

全员向

私设如山,ooc可能,有原创人物出没,还挺多……

文笔废,文风不稳,深受各种东西影响,充满套路自娱自乐,发上来纯粹督促自己写完……

欢迎并感谢观看和评论

  • Crossing the world line 

(十二)

Sam

换了一个环境依然日常长跑的Sam边欣赏着Wakanda的美景边漫不经心的跑着。虽说他们应该都算是退休了,呃……被通缉着,但Sam还是想保持自己的体力,万一有什么事被协议卡着了,他知道他们一定会去帮忙的。

漫无边际的想着,Sam突然晃了神,他皱着眉头停下脚步,等视野明晰。却猛的发现自己站在一片麦田里,一只手拿着一把镰刀,脚边是刚收割的麦子

“……What the hell…”他四下张望着,周围没有一个人。场景换了也许有什么黑科技能解释,谁来解释一下他身上粗糙的麻质短袄?

身后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她确实喊的是“Sam”他犹豫着回应并问他“你认识我吗?”女子一脸奇怪的看着他“你在说什么呀,活儿先放一下吧,今年的收成……”Sam连忙打断“不是……您好像把我错当成什么人了,我并不认识你……”对方一脸“你到底在说什么”的表情,Sam只好硬着头皮把自己原先在晨跑然后突然就出现在这的事讲了一遍。

嗯,一点也解释不通,连他自己都不会相信!Sam抱头努力思索着,也许他落了什么细节?断断续续的念叨着他经过的地方,女子的表情越来越疑惑。

尴尬的沉默了许久,女子忽然想到了什么,出声:“亲爱的……不,你不会是‘穿越’了吧?”“穿越?”Sam惊讶的抬头,那种奇幻小说里才有的情节?但,这无法解释的一切好像确实能用这个解释!Sam猛地拍了一下手“这下说得通了!”

犹豫了一下问“呃……那我能回去吗?”也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人会知道穿越,他又不懂虫洞之类的东西,小说里好像很少有回得去的啊……无视Sam疑惑的神情,女子只是让他跟她进屋。

于是Sam十分高兴的得知自己能回去,即使对方的依据是传说。

“所以我只要在这呆着直到我自动回去?”Sue——这个世界的Sam的妻子点点头,伸手打开了木门。

开门的瞬间一个小女孩就冲出来抱住了他,口齿不清地喊着daddy,Sue有些局促的喊着小女孩的名字“Joana”让她别闹了,Sam看着仍旧抱着他的双腿,扑闪着大眼睛,抬头不解的看着她母亲的小天使,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心里不由得想自己在这过得还不错嘛。向Sue征得同意后,轻轻将她抱起来,进了屋。

在试图给一个两岁半的小女孩解释他不是她父亲失败后,他只好转而逗她,边跟Sue聊着天。Joana被Sam逗得直笑,Sue有些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孩子,说“我丈夫是个挺木讷的人呢”Sam愣了一下,想象自己一脸严肃的在田里干活,不由的笑出声来,难怪说穿越者会性情大变。

也许这是一个上天安排的强制假期吧,Sam想,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适应,上次也是,才退役就跟着队长去炸航母了啊。

反应过来在期待任务的Sam嘲笑了一下自己,不过,这么个和谐的农家,也没有什么东西能让他炸就是了。

——————————————————————————————

……换个画风,好朋友Sam上线~



新人加橡皮章新手,p3为原图,以授权,印片左下为作者微博id, @Vin. 感谢太太让这个无技能的小白借花献佛(诶,这个词可以这么用吗)……18号晚场~想交换无料,不知道有没有人想要啊。

以及,想问一下有没有18号一起堵门的小伙伴或组织啊,第一次去现场,听说可以堵门见演员们,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堵门orz,求带啊!

Do good and help the world (复联众穿越)(十一)

复联一群人穿越到了一个奴隶制末期的世界并帮忙推翻奴隶制的故事,正剧向,长篇(?)

穿越,接队三

全员向

私设如山,ooc可能,有原创人物出没,还挺多……

文笔废,文风不稳,深受各种东西影响,充满套路自娱自乐,发上来纯粹督促自己写完……

欢迎并感谢观看和评论

  • Crossing the world line 

(十一)

Natasha

“Claude!”

她喊着刚刚听到的名字,注意着四周,跑到了他身边,身后已经可以看到聚过来的几人

“我借着混乱逃出来了”她带着紧张,微笑着看着他,“Thanks,guys”然后转身看向洞穴的方向,“放心的”将背后暴露出来,紧盯着前方,深深吐了一口气,“Thanks for rescuing me. ”紧握着短枪的手微微颤抖着。

Natasha察觉到对方将枪口对上她又移开,确认了自己的想法——他们需要她放出消息,一个“她”被告知小心隐藏的消息。那么只要“她”未背叛,她就还能归队,甚至给贵族一方造成“他们还不知道情报泄露”的假象

留下的4人逐渐聚了起来,他们都惊喜地发现同伴已经逃出来了,纷纷上前拥抱她。

Natasha边回应着他们的热情招呼,保持着微微的颤抖,边想,还有些不对劲,也许这个队伍没我想象的那么简单

 

“你没说什么吧?”有人担忧地问道,Natasha用余光看着领队,他没有和其他人一样露出担忧的神色。

 “我……”她躲闪着目光,“……”她看到他们的神情变了,下意识的退后一步,而领队却将枪口向上抬了抬。果然只有那个领队知道,但……

“她”是弃子啊

弃子确实是常用的策略,毕竟判断一个人是否背叛很难,特别是对新手

新手,她找到违和的地方了。

无论是领队还是队员,对于战斗都是很明显的新兵,包括“她”这个会在一天内泄漏情报的情报员;贵族的审讯没有很下功夫,即使计划是要让他们能够营救她,但人选搭配使这营救变得太过简单,谁都可以看出对这个俘虏的不上心,也就是说是:派了这样低劣的组合也不需要担心对方看出破绽吗……他们相信对方看不出来,即对方的势力还没到他们需要担心的地步

缺人,这还是个新生势力,他们会抓住一切资源增添人手,而不是使用“弃子”,而且这个计划的成功必须有大批的“弃子”供贵族确认。

我还落了什么,她想,难道贵族有什么洗脑的方式,让他们不得不这么做?

 

总之,先让他们明白她没背叛

 

“你说了吧”语气很平静,干脆没有确认任务完成的放松,也没有对消息泄漏的焦急,interesting。

她跌坐在地上,带着哭腔承认道“我很抱歉,但……”尾音被咒骂声盖过,那个原因他们自己会在心里补齐,她听到背过去的一人说到了能力

但领队却露出了震惊的神情,然后像是下定决心一样,咬牙举枪对准她。枪上膛的声音让周围的人回过神来,慌张地问:“What the fuck are you doing?!Claude!” 有人试图将枪口移开,但Claude死死的把住枪,开口道:“我们都知道Malicks家有个能看到人记忆的能力者”

“我们都知道”,“我”也包括在内啊,Natasha暗暗将重心上移,这包括在那“但”里,你却诱导着,把它排除了

“可她是被Ausonius家抓住的啊!你看看家徽!”

Huh,Another missing pieces

“他在我们出发前告诉我押送她的人是Davvers Malicks”

“什么?!”抵在枪杆上的手松开了,他们中进入洞穴的确认了那是Malicks家下属的附属骑士,“你本不该说的,但你说了……”阻挡的手彻底离开,“你背叛了我们”Claude带着颤抖宣布

“我没有!”她几乎是哭喊着,“我就是知道我被Malicks抓了才向你们道歉啊!你们都是认识我的!难道你们还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吗?!”

方才打招呼的情形和这几个人对领队的态度,基本可以确认“她” 和其中的三个关系很好,而领队却是新来的,单靠这样的煽动可没办法达到你的目的啊,没有确切证据的话你要怎么办?

其中的三个迅速的开始袒护他们的同伴,开玩笑他们可是一起长大的,她怎么会背叛他们?加上“那个什么骑士是被她杀了啊!”

原来的“她”也很厉害吗?但她的颤抖和失控也被他们当做正常了,没人察觉到换人了,是单纯没意识到还是“穿越”带来的结果?

“他们开给你什么条件了?”Claude正在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冷酷无情,“你打算反过来害我们吗?”

“你有什么证据?!”有人发怒了,他加入是为了让打那些贵族,而不是被人凭白的中伤自己的朋友

Claude丢出一封信,那是他在落单时拿出的信,里面写着她答应了贵族的要求:作为间谍,以她的自由为交换。

 

看来写的人是个很有威望的人呢,即使方才发怒的人也愣住了,夺过信却也只能翻看着,喃喃地重复着“怎么可能”

 

是啊,怎么可能,Natasha心里附和着,不然今早她穿越的时候就不是那个情况了呢。

“她”不是单纯的“弃子”,“她”的背叛是被确认的,是需要被单方面确认的。

不过Claude,你的表现只能勉强及格啊,Natasha心里想着,你表现得太过,知晓一切


——————————————————————————————

一群新人被寡姐碾压……至于为什么及格了……大概因为寡姐很清楚自己太厉害

Emm……我是试图达到这个效果,但感觉自己脑子不够用orz。如果有什么bug欢迎指出


Do good and help the world (复联众穿越)(十)

复联一群人穿越到了一个奴隶制末期的世界并帮忙推翻奴隶制的故事,正剧向,长篇(?)

穿越,接队三

全员向

私设如山,ooc可能,有原创人物出没,还挺多……

文笔废,文风不稳,深受各种东西影响,充满套路自娱自乐,发上来纯粹督促自己写完……

欢迎并感谢观看和评论

Crossing the world line 

(十)

正当他思考的时候,两边架着他的人显然不耐烦了,刚醒也不至于不会走路吧

“给我好好走!”他在他耳边吼道

Jarvis向下看去,观察着两边人的步伐,调出“模拟走步(virtual walk-around)”的数据,综合载入的行为习惯(importing preference),走了起来。

设置了行动他继续思考,他是人吗?他不应该是,但他能控制,控制这个毫无电子元件的人体……他没有注意到自己过滤了周围的信息,不是通过整理的过滤而更像是……忽视?

 

他停在了一个用布盖住的笼子里,他捕捉到了一股巨大的能量,与此前数据的相似和那数据记录着的可怕画面让他试图解析它

他仅仅安静的站着,不断计算着却发现可用的信息太少……

计算陷入瓶颈而遮着的布被人揭开了,他这时才意识到周围还有极多的信息,习惯性的过滤整理得出自己处于一个拍卖会场,而边上,正有人在介绍他

Maybe itcould help.

旁边的人说他是工具,说他能协助狩猎、制定行程……他是工具,这可以解释他的不适应,但他不应该,不应该仅能有那些功能

那人又说他是绝对服从的,他该服从谁?从这个拍卖会场买下他的人?可是那个声音……他皱了皱眉,又为那个动作皱了眉,无意义的信息堆积和疑问不受他控制的增加,毫无意义的肢体动作已经毫无效率,而心率略高于平静正常值,汗腺的分泌增加说明了……焦虑

我感到了……焦虑?

三锤落下,他被粗暴的拉下了台

 

当那个声音通过耳膜被接收,他不再注意心跳的加快,没有关注到他不自觉的颤抖,视网膜的接收被自发分泌的少许泪水模糊,他眨了眨眼,眼睑的涂抹和蒸发使视野再度清晰,记录的数据似乎一瞬间被激发了,在他眼前闪现,他尝试着,声带肌肉颤抖着,发出来一声略带沙哑的“Sir”

数据仍有不全,他知道他应该去尝试掌握更多的信息,但他现在什么都不想做,只是望着他,默默地将他的身影通过视网膜这一新奇的方式记录下来。他听从他的命令,将无意间记录下来的车夫的行动调出,坐上了马车,并开始按照显示于前的路线制定了行程,如同他制定飞行计划一样

 

他不意外中途的停止指令,仅是等待着下一个指令。

但他迎来的却不是指令而是问题,他不想让Sir失望,问题也只是变相的指令,让他去寻找问题的答案,他告诉自己,他必须用尽办法完成它。

他调出人们的对话,从中找到了那几个答案。当“科技水平”这个词出来时,他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说想法并不不准确,但他找不到其他词来形容。他播放着存储数据里的画面,在双手间展开了可视化平台。他忽视了自己情绪上的波动,转而开始寻找所需的数据源,书目?牛皮纸的书卷展开,他继续思考着,解释不能用书上的语言,他所使用的语言习惯应该不是这样的,但他无法在他的语言系统中匹配制作手环的玉石。解释不了的语言让他的声音控制出了些小小的差错,他脱力似的放下手臂

 

他迎来了这次提问的最后一个问题——他是谁

 

他闭上眼,存留着的数据在脑中铺开

“Jarvis, you up?”他听见,和耳边传来的“hey,you up?”重合。

他不知道他露出了一个微笑,缓缓的睁眼,回答道:“For you, Sir, always”就像他之前的每一次回答一样。

 



————————————————

马车再次驶动,Tony安心的坐在车里想着接下来要做些什么,Jarvis突然出声问道:“Sir,am I a global peace keepinginitiative?”本来安心坐在车里的Tony一下子弹了起来,“what?!”车外的人并没有受他的慌张影响,再次问道“Am i?”Tony一下子想到了Ultron的失控,Jarvis的程序也被感染了吗? “No,of course not……” 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如果Jarvis也开始像Ultron那样思考,他该怎么办?不不不,先别急,Jarvis现在能做些什么都还不知道呢……不对,为什么他直接在考虑后果呢?Jarvis才不会出那种差错呢!

Jarvis在Tony沉默了五分钟后叹了口气,“Sir,我的数据并不完整,这仅仅是我找出的一个片段,引入参照——也就是可能拥有共同数据的您,会让我更好的整合”Tony愣了一下,“So,er……” “那是我给另一个人或者程序……我并不能确认,给的定义。”Tony松了口气,倒回座椅。Jarvis带着微笑开口了“By the way, Sir, Happy April fool’sday.”

有些脱力的Tony咬牙切齿的回道:“I’m donating you to a city college!”

“well, Sir ,I pretty sure that they don’t haveone.”

Jarvis想Sir肯定对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不过,他在他收集的碎片中关于那个对话的部分打了个标记,Sir的反应很不寻常,那个定义听上去是那么完美……那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为何没能在那保护他?

————————

愚人节小段子与正文关系可有可无……愚人节快乐哈~

之前发的时候刚好是愚人节,看着感觉还可以就留下了

————————————————————————————

大概是一开始Jarvis自己也没意识到他变成人了,然后意识到之后大脑的自我认同会下意识的改变一些想法,而下意识是Jarvis还无法了解的……事实上对人工智能怎么接收信息和人怎么意识到自己接收信息都不懂orz,然后大概就是靠这个不科学的能力试图写人工智能变成人的感觉……其实是说法的问题,我们的视听嗅感觉和接收信息对应,思考和整理处理信息,有人说程序的想法——算法都是但通路的,所以会死机,但和我们无法接受一些观念的逃避也是一样,所以在被大脑的残存自我认知的指导前,他不会把自己的疑问称之为疑问,所以大概设定是Jarvis已经产生情绪但没有意识到那是情绪……

想想其实是我不会写ai的角度然后扯了个理由让我用描述人的词……

感觉自己都要搞不懂自己在说啥orz


Do good and help the world (复联众穿越)(九)

复联一群人穿越到了一个奴隶制末期的世界并帮忙推翻奴隶制的故事,正剧向,长篇(?)

穿越,接队三

全员向

私设如山,ooc可能,有原创人物出没,还挺多……

文笔废,文风不稳,深受各种东西影响,充满套路自娱自乐,发上来纯粹督促自己写完……

欢迎并感谢观看和评论

(九)

Jarvis

漆黑一片,细小的白噪点散布变化着,能够接收到的信息几乎为零。橙色的略微破碎的光芒黑暗中出现。

 

It’s not aloop.”“Ultron didn’t go after Jarvis because he…,heattacked him because he was scared…”“…went underground…” “operational matrix”

少数的碎片循环播放着,无法接收亦无法生成明确的指令,他完全不了解当前的情况。本应响个不停的警报似乎无法穿透这片黑暗,他探寻着,深度学习算法和另一种未知的事物驱使他搜索着一切已有信息。

“Import all preference from home inter face.”

相似的指令给了他伸展的权限,他开始接入传感器和基础数据平台。而就在他将要冲破这黑暗时,一些人忙乱的操作强行阻止了他的行动,他试图操控什么来做出反应却无法控制的失去了连接,在再次坠入黑暗前,他仅仅接收到了忙乱而无序的脚步声和语言。

 

“发生了什么?!这都快开始了!”突然发出的蓝光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后台的慌乱差点影响到台上,幸好还没有正式开始,他可不想得罪那些贵族。“老大,”一个矮个子迎着他跑了过来,边道歉边说“新来的那个能力者有点失控”“那还不赶快把他控制起来?”他不满的抱怨着手下的失策,大概是个刚发现的能力者吧,定价也许可以再提一提“事实上我们已经做了,按理说他应该昏迷着才是……不过”矮个子强调着“是个工具类的,没有一点物件损伤,呵呵,没有任何影响”

他走到那个工具周围看了一圈,确认了没有任何损失,头也不回的吩咐着“把这个收到后头去!”没有人会买失控的工具,等几天看看吧,听说能力者都是自己控制住的,但实在不行也只好按玩具卖了,反正喜欢猎奇的贵族一抓一大把。

 

在控制室的东西永远是麻烦,这是他们这些小工的常识,只有那些用于角斗的或没法控制能力的凶暴的东西才会被关在里面,但为了让他们的商品活着,每天还得叫起来一次……这个刚刚失控过的工具就成了他们逃避的对象。但过了几天,他们发现它的能力并没有任何实际的影响,每次都是闪过蓝光,或短暂或持久,有时还能组成图案,他们从一开始的害怕到轻蔑,不过是一个能力者控制不了的无意识行为,跟说梦话没什么区别。不过每次都这样会不会卖不出去?毕竟什么用处都没有,那光的亮度甚至比不上蜡烛。

他们并不需要太过担心,几天后,那个工具就消停了,而恰在今天,他们将迎来一位贵客,有能力的工具可以卖出好的价钱。

他们满心欢喜的将他拉上了拍卖台

 

Jarvis逐渐明白他何时能接收信息,也许是权限的原因,他无法接收画面信息,仅有的语音录入说明周围的人对他并不抱有善意,特别是当他试图通过其他媒介获取信息时。

他得出了继续获取信息可能引起未知方的敌意行为的结论,转而搜集整理有关他自己的信息,毫无进展让他无意义的翻看着记录,过多的消耗着来源未知的能量,这种情况下及时止损节省能量或许是最好的选择,但他没有停止,他所拥有的数据记录均停止于那个破碎的时间段。没有一段视频、语音是完整的,但足以判明那是个危急的时刻,对……

这也是他没有停下的原因,明明画面、声音,最多的都是那个人,但他却无法对应到那个人的信息,对查找他的优先程度甚至高于查找他自己的身份

 

光在他重复读取时强行输入,画面输入范围小,不可控的间断,奇怪的被支配感……和以往完全不同的信息涌入,他唯一找到相似的,是对其他人身体状况的扫描记录

调取信息对比,视野宽度、心跳速率、体温、神经电信号……我在人体内?

这是他产生的第一个——“疑问”


——————————————————————————————

Jarvis是接复联二的……他比所以人都早穿(废话),电影里是上传了一点被打断了,Thor不是加了一堆能量下去嘛,Jarvis的一部分就穿了,( 强行回归)所以有记忆缺失(数据不完整)然后这里没法联网,也没有ai等对应的概念,所以看到Tony后能够对应上许多……但原来身体的能力是个挂,一个没被开发的挂